青岛灵异事件:废旧的厂区闹鬼

2015-11-07 16:59 来源:湖北快三编辑整理 作者:佚名

本人神经比较大条,而且从小喜欢打篮球啥的,可能阳气比较重,亲身遇到的邪门事还真不是太多。记忆最深的当属回老家复读了,当时有几件事现在回想一下真的很诡异。

我从小在青岛长大,老家是临沂苍山县(现在叫兰陵县)。05年高考没报上名,因为高考要回原籍报名,而班主任没提醒,我根本没回去报名,就此耽误。没参加高考只能复读以待来年,父母托人在老家找了最好的苍山一中,我当年暑假就去报道,开始复读了。

去了才知道复读班根本不是在学校里边,因为人数很多,学校领导就在县城边上租赁了废弃的工厂作为临时校区,工厂本身就有不少工人宿舍可供学生入住,还有很多车间,可以当课堂用,不过毕竟是废弃的,相当的破旧。工厂以前是何种用途?因何关闭?老师都是一个回答:“你只管学习,这些事以后不许再问。"。

宿舍是两层的筒子楼,位于工厂大门的北侧。我刚到的第一天被安排在一楼的大车间,10多个人住一屋,第一件怪事就发生在当天。

那天我是上午到的,其他同学基本也都刚到,行李一放下,班主任就集合学生到教室(姑且称为教室吧),班主任是位矮胖的中年大叔,他简略的讲了一下各种规章制度,居然就神奇的开始上课了。课上了不到10分钟,外边大晴的天突然刮起狂风,瞬间由亮变黄,持续几分钟时间,突然间风停了天变的很黑(太阳落山后那种黑),四周变的异常安静,我当时很奇怪这种时候居然没人说话···

我刚想开口问同桌女生临沂天气是不都这样,却猛不丁来个炸雷,紧接着大雨就来了,自门口向外看的时候雨水早已经汇聚成了一个个的水洼,大雨点砸在水洼上激起一个个的水铃铛,我瞬间理解了倾盆大雨的意思。矮胖叔似乎被雷声吓着了,脸色有点不对,轻咳一声:"今天大家都刚到,先休息吧,明天开始正式上课,解散。"

大雨一直到吃过晚饭势头都没减弱,我们只能窝在宿舍。由于是城里回去复读的,大家似乎都对我比较感兴趣,围坐在我身边七嘴八舌的问各种问题,当时只有一位我临床的陈姓同学很好学,捧着数学书半躺在床上看,偶尔看着我们微笑一下。看他年龄应该不大,事后问过同学,说他是从初一直接升的高中,高考没考上清华才回来复读的,家境很差但是他父母都在拼死坚持。大家一直聊到很晚才睡,内容就是骚年们的那点儿破事。

第二天凌晨我就醒了,是被人晃醒的,还是那种很剧烈的摇晃,眼一睁开就要发火,但是一看几人表情我僵住了,尤其临床陈同学那嘴唇都在哆嗦,我压住火半支起身子没好气道:”你们干嘛围着我看?“,众人无语,我环视四周,发现昨晚放好的蚊帐已经被卷起来了,坐我床边的高同学:“没事,你刚才说梦话了,我把你晃醒的。”我:"不可能,我从小不说梦话,也不梦游,而且你们脸色也不对。" 另一个同学:“你可能是坐车累的,咱们快去吃早饭吧,一会就上课了。”这事我一直惦记着,问谁都不告诉我真实情况。

终于到了中秋,下午放半天假,我约了要好的高同学和另一位同学去县城玩。在网吧玩完游戏,请他们喝酒(苍山人都能喝,兰陵酒厂就是在苍山县,我在青岛从小就跟着爷爷喝扎啤,酒量锻炼的不错,高中够年龄也适当小酌。),这时才问出当时的情况。以下是临床高同学的话,他对天诅咒发誓所言非虚。大体如下:

“那天晚上大约12点的时候,大家基本都睡了,我突然尿急就跑出去上厕所。回来的时候,听到你临床的陈同学好像在哭,蚊帐隔着看不清,只好走过去看情况,但是过去以后就没声音了,拿手电照了下看他睡的还挺熟,发现你(指本人)的蚊帐没掖好,开的挺大就像被人拽开过,就帮你掖好了。(那边是废旧工厂,靠近农村,还有很多荒草,蚊子特别多,当晚还下大雨蚊子都往宿舍钻,所以我睡觉之前特意检查了好几遍蚊帐,可以保证绝对掖好了,而且我睡觉老实,即便不老实也不可能把蚊帐弄开那么大,毕竟用凉席和褥子压的很严实。)

我觉得可能听错,就回去睡了。朦胧中听到很大的争吵声,睁开眼看到你正坐在床上面对陈同学,声音很大语气很愤怒的说些什么,但是每个字都听不清楚,因为你的语速实在太快了,就像机关枪一样,而且声音听起来很苍老,不像你的声音,现在想想那绝对不是你的声音。由于背对着我,而且有蚊帐隔着,表情啥的不知道。大家都被你的声音给吵醒了,我离你比较近,扯开蚊帐去拍你肩膀,看到你对面的陈同学跪在床上边哭边磕头,我认为他可能被你吓坏了,我一拍你就躺倒了,看你不醒只能使劲摇晃你,后边的事你都知道。后来有另外一个同学说你当时闭着眼在说话,陈同学闭着眼流泪和磕头,情形非常诡异。这件事其他同学都可以作证,你们俩醒了还都不知道自己当时的情况,我们怕你们害怕就都没提,而且那时跟你不熟,不了解你的脾气,万一你告到老师那儿,我们吃不了兜着走。你从城里来可能不知道,这种事在农村比较正常,所以不必放在心上。"

三天后我们就换宿舍了,换到二楼,8个人一个房间,4张上下床,门对门就是宿管大爷的宿舍。也就是一星期后,我们发现陈姓同学很不对劲,大半夜不睡觉老自言自语,他同位也反映说他上课自言自语影响自己听课,陈同学床位靠门口,宿管大爷也反映他经常晚上不睡觉嘟嘟囔囔。一次晚自习班主任找陈同学了解情况,当天晚上他就被家人接走了。第二天班主任的解释是,陈同学压力太大,精神方面可能出点问题,家人接回去疗养几天就回来。还把我们几个室友叫到一边了解情况,问我们有没有欺负他一类的,或者有没有外边的小混混来欺负他。事实上大家学习都挺忙,很少出校区,不大可能接触外人,而且他年龄小,都当小弟看待,我们都没欺负他。

而据班主任说,陈同学一直说有人要害他,他很害怕,还在枕头底下藏了砍刀。具体情况班主任也不清楚,只能让家人把他接走了。过了不到一个月陈同学就回来了,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我们卧谈会开玩笑他也跟着闹,而且偶尔还开个玩笑,他自称是因为给自己压力太大,导致精神有点而失常,去找精神科医生开导一下应该就没问题了,他现在想开了。我们都替他高兴,还一起出去喝酒庆祝了一下,但是事实证明,我们太傻太天真了。

没几天,陈同学又开始不说话了,甚至我们跟他说话也爱搭不理,自言自语似乎更严重了。班主任给我们安排了任务,让我们想办法搞清楚他到底被谁威胁。一天晚上我们几个室友一起问他,究竟是谁要害他,让他这么害怕,我们这么多同学在可以一起去教训他们一下。他一开始不说话,我们都快睡着了,他终于开口了:“我说了你们别笑话我,也不能告诉别人。"我们集体保证。

陈同学继续道:"是这厂子的一个大叔,他威胁我,说要杀我,杀我全家。我好几次都打不过他,只能逃跑,但是跑到哪他都能追上我。我一开始骂他,后来开始求饶,都没用,他不停的威胁我,你们帮不了我的。"然后他就沉默了,无论我们怎么问他都不再发一语。

次日班主任知道了这个情况,第二次叫家人把陈同学接走了,而且声明不再收他,对班里同学说陈同学是因为升学压力导致精神问题而回家休养。”

陈同学的床一直空着,有几个室友甚至都不愿意多看那张床一眼,因为觉得很诡异。我倒是无所谓,有空打打篮球跑跑步,放假就去县城玩,虽然觉得陈同学挺可惜,但是自己也没办法帮他。一天晚饭时间,第二天休息,室友都出去吃饭,我犯懒不想去买饭(食堂饭没人吃,你懂得。),就准备在宿舍泡方便面吃火腿和面包。家人来看我给带了不少好吃的,我都放在床底,在拉出箱子的时候听到有人咳嗽一声,而且就在身后,我下意识回身看了一下,没人,当时觉得可能是听错了,就继续拿泡面,这时背后又是咳嗽一声,我回头还是没人。我端着饭缸想可能是对面宿管大爷在咳嗽,宿舍没热水,正好去他那借热水泡面吃。

我敲门的时候大爷正准备出门,我们放假他也可以休息一天,回家看看孙子,热水叫我随便用,用完给他锁上门就行,说完他就下楼走了。我泡好面,边看《斯巴达克斯》边吃,在我吃完准备起身刷饭缸的时候,一声清晰的咳嗽声在身后响起,整个宿舍楼人基本走光了,走廊静悄悄,所以这次听的很清楚,能听出咳嗽者年龄比较大嗓子里带着痰,似乎有多年烟龄因为我似乎闻到了吸烟者身上特有的烟味,我猛然回头,还是没看到人,我甚至掀开床单看了各个床底,看看是不是躲着人跟我开玩笑,没人,我饭缸没刷,直接锁好门跑下楼了,走之前特意看了下宿管大爷的门锁,是我亲手上的锁,完好的挂在门上一动不动似乎在嘲笑我的胆小。

其实我心底还是希望自己听错了或者那只是宿管大爷在咳嗽。

这件事我没对别人提起,因为我自己都觉得很离奇。以后的日子我一个人绝对不会呆在宿舍,一直也没什么怪事发生,但是鼻端老是有股子烟味,挥之不去,而且新长了一颗后槽牙,还没长好,整天的又疼又痒甚是烦躁。一夜做梦,做的什么梦忘了,确实忘了,只记得挺辛苦还有梦里感觉,梦里觉得又疼又痒想动浑身动不了,而且还能听到高同学在耳边叫我名字,就想使劲,使劲就要咬牙,一咬牙,疼就加剧但是痒减轻,不过这样反而能舒适一些,我就加劲的咬,忽然“咯嘣"一声伴随剧烈的疼痛、痒消失了,浑身也能动了,我慢慢的睁开眼,看到高同学那着急的脸,张嘴要说话,发觉嘴里很腥很粘稠而且有个类似枣核的硬物牙床还有点疼,想起身发觉自己很虚脱,双拳握的很紧几乎不能松开,满身大汗枕巾和被褥都被洇湿。高同学说我一直在呻吟怎么叫都不醒,而且嘴巴不停动嘴角还淌血,把他们吓死了。我没法说话,示意他拉过垃圾筐,张口吐出了一口血和新长的后槽牙。

自这件事过后再无事发生,我也没有再说过梦话,或者睁不开眼不能动过。本人基本都是一夜无梦,只有小时候做过一次噩梦,而且从来不说梦话。PS:高考前一小时,陈同学下铺室友在考场对面吃饭,刚吃完饭出门脑袋就被花盆莫名其妙砸破,包着脑袋考完的试。  

高考刚结束我就食物中毒,肚子像刀绞,眼前发黑浑身无力,连续两个吊瓶才好。  

陈同学临床的哥们更惨,骑摩托车回家途中钻入路旁水沟,小腿骨折,他从11岁就开始骑摩托从来没出过事。高考完以后,笃信玄学的历史老师才说那工厂是因为出了伤亡事故,老板赔钱破产导致关闭,他一直不告诉我们是不想影响我们学习,工厂一直卖不出去也没人租,校领导租下来仅仅是因为租金太便宜,他们可以多捞一点儿。

以上所有所言均是实情,其实我直到现在也搞不懂怎么回事,难道真是有东西作祟?写出来只是希望有明白人能解答一下。

分享到:

精彩推荐
图片推荐